-->

要账



哈博肯先生借给邻居克瑙科先生100马克,可是一个月过去了,他还未收回这批款。他经常到邻家去,但是每一次克瑙科夫人总是说:我丈夫不在家。
  一天,他看见克瑙科先生站在窗前,便按门铃进去。他对克瑙科夫人说:今天你丈夫总在家吧,在窗帘后可以看见他的头!
  那一定是误会。夫人回答,每当他外出的时候,总是带着头去的。

上一篇:赠送“令尊”
下一篇:自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