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>

作祭文



  一个人死了岳母,便找一个教书先生代作祭文。教书先生找来古文,误抄了一篇祭妻的文章交给他。那人看了觉得不对,便去问教书先生。
  教书先生说: “这篇文章是书上印的,怎么会错?只怕是你家死错了人,这就不关我事了。”
上一篇:李拜天
下一篇:习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