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>

买酱醋



祖付孙钱二文,买酱油、醋。孙去而复回,问曰:那个钱买酱油?那个钱买醋?祖曰:一个钱酱油,一个钱醋,随分买,何消问得?去移时,又复转问曰:那个碗盛酱油?那个碗盛醋?祖怒其痴呆,责之。
适子进门,问以何故,祖告之。子遂自去其帽,揪发乱打,父曰:你敢是疯了?子曰:我不疯,你打得我的儿子,我难道打不得你的儿子?

上一篇:老外的中文
下一篇:我老公死了咱俩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