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>

生得太晚



卢公晚年死了妻子,又续娶女子祝氏。祝氏年轻美貌,由于与丈夫年纪相差较大,心情抑郁,终日皱眉。
  卢公见了便问:你莫非怨我年纪太大?祝氏说不是。卢公说:要么恨我官职太低?祝氏又说不是。卢公说:那么为啥不痛快?
  祝氏答道:不恨卢郎年纪大,不恨卢郎官职低,只恨我身生太晚,不见卢郎少年时。

上一篇:真不错,你怎么不早说呢
下一篇:兔子和老狼